揭密/晚清民国多少明星吸毒 有明星为吸毒甘当「汉奸」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明星吸毒屡现,公众颇为震惊。但只要翻翻近代史,会发现伶人吸毒(抽鸦片)那是家常便饭。所以有人说,『一部演员史就是半部鸦片史』。

根据文史博览报导,晚清民国最瞩目的伶人非京剧伶人莫属。京剧原是地方戏曲,漂进京城,经一代代大师的努力,日趋成熟并繁荣兴盛,成为晚清民国非常时兴的文化形式和消遣方式,与同时代的其他艺术门类相比,处于绝对优势,出现了『四大鬚生』 『四大名旦』 『四小名旦』等名角,且流派纷呈,有余派、言派、马派、梅派、尚派、荀派、麒派等等。

与此一併时兴的另一件事是吸鸦片。上至仕宦文人,下至引车卖浆者,都有抽大烟的。京剧伶人抽大烟更是普遍,已成梨园陋习。老一辈的如程长庚、徐小香、张二奎、余三胜、谭鑫培、汪笑侬等都是老烟枪,晚辈一点的如裘桂仙、谭小培、杨小楼、余叔岩、高庆奎等也是瘾君子,更晚的如张春彦、马连良、孙毓堃、谭富英、高盛麟、裘盛戎等,各自都有一部吸毒史。

文史作家徐穆云在《梨园外纪》中说,梨园名伶中烟瘾最大者是汪笑侬,每天要抽烟膏二两。他每天起床前,形同死人,姨太太口含大烟,对着他的脸喷烟若干口,才能『活』过来,稍作蠕动。然后灌他喝些参汤,再把烧好的烟枪杵进其嘴里,汪闭着眼抽十数口后,才能慢慢睁眼讲话,穿衣下床。洗漱完之后,又躺下点烟,这叫正式开抽,抽上十来筒,才吃早点。这起床的功夫就得花一个多小时。各戏园都知道他这毛病,所以每逢演戏的时候,都要先给他的姨太太一些钱,唯恐其不愿尽心服侍或催促汪老闆早点到后台来。

谭鑫培是个唱念做打俱佳的大师,抽大烟也堪称『大师』,不吃不喝都可以,不让抽鸦片可不行。当时清廷雷厉风行地禁吸鸦片,王公贵族都不敢顶风而上,谭老闆也不敢明着抽了,可是不抽之后,整个人就散了架似的没精气神,哪里还唱得了戏?

偏偏慈禧太后是个戏迷,《清朝秘史》讲到,端阳佳节,太后高兴,赐宴颐和园,命人召谭鑫培等一班名角入宫唱戏,一时杨小楼等名角都到了,只有谭鑫培未到。民政部尚书、肃亲王善耆亲自前往谭府探究原因,谭鑫培道出苦衷:『现在明诏禁烟,王爷们都在戒烟,我是有瘾的人,不吸足乌烟,再不能够唱戏。』善耆回奏太后,太后笑道:『我当是什幺?原来不过为了吸烟的事,那又碍什幺,叫他儘管入宫抽吸就是了,只要他戏唱得好,我还派两个太监替他装烟呢!』善耆告知谭鑫培,谭老闆大喜过望。

从此后烟禁虽严,谭鑫培奉旨吸烟,再没有人敢来查禁了。为了自己一点偏好,将国法当儿戏,这禁烟注定是失败的。如果说谭鑫培『奉旨吸烟』是一件显荣的事,那幺名伶马连良为了鸦片而『奉旨唱戏』则被时人视为耻辱。

1942 年,伪满洲国成立十周年,伪总理大臣特请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派遣演艺界前往祝贺。开出的条件,除了包银,还有烟土。当时北平的烟土不好买,马连良为此而动心,也为此而前往。抗战胜利后,1946年有人检举这事,马连良遂以汉奸罪坐了监狱。后经回教协会理事长白崇禧斡旋,1947年才脱了干係。人出来了,家却负了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