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来一个婴儿报恩竟救了全村人性命一只白老虎被放生后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一只白老虎被放生后 衔来一个婴儿报恩竟救了全村人性命,“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短短四句,道尽人生多变,世事无常。

一只白老虎被放生后 衔来一个婴儿报恩竟救了全村人性命

这首《乌衣巷》用于冯释的母亲身上,再合适不过。她琴棋女工,样样精通,村民猜测这女人定然生在大富大贵之家,不然哪能晓得恁多玩意儿,起初刚来鹧鸪村时,有人问及她的身世,她眼里闪过一丝惆怅,说不记得了,如是再三,索然闭口不答。

她是被冯释的父亲捡来的,那年,已是兵祸四起,五龙山人贫地瘠,暂未波及。冯二狗去山上砍柴,却见一个女子受伤伏地,他何曾见过如此貌美女子,于是施手搭救,将她背回村,从这女人不多的话语里得知,她是被一伙兵贼劫走的,途中遭变,兵贼首领顾她不得,匆匆逃命,她本想跳崖自杀,却被峭壁上的树枝所拦,跌下时摔断了一只脚。

三个月后,在村民们尽力劝导下,她跟冯二狗成亲,每日郁郁寡欢。村民们暗暗盯着她,防贼似的,免得逃了。又过一年,生下一个男婴,她似是接受了自己的命运,给这男婴起名为“冯释”。

冯释的出生,极大地鼓舞了母亲活下去的信念,自牙牙学语,到能走路,母亲一日日开朗起来,又教冯释和同龄孩童识字。

不断有逃难者进入鹧鸪村,安下身来,他们带来的是外界横尸遍野、兵贼作恶吃人的恐怖讯息。

一日,冯释母亲突闻靖王府举家被灭,骤然倒地,村民大眼瞪小眼,不知何故。
正说着,却见王猎户捆着一只虎崽,掼到地上,这虎崽竟是白的,有个那外来的人“咦”道,“白虎是不祥之物,传言哪个地方有白虎身影,哪里便有兵祸,”一席话,说得众人胆战心胆。

王猎户道,“我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白虎哩,既是捉了崽子,一定还有虎母,我在村里挖个陷阱,待这虎母一来,我们将它拿下,到时再将这虎崽杀了剥皮。”
众人纷纷称是。

冯释的母亲,起身走近观瞧,那虎崽耳朵破了一角,本是瑟瑟作抖,见了她,嗷嗷叫起来,似是央求救它,冯释母亲抚着它的后背,王猎户急忙阻道,“不可,它会咬人!”

这虎崽极有灵性,反是用脑袋蹭着冯释母亲的手掌,冯释母亲叹气道,“靖王府曾抚养过白虎,而今靖王惨遭灭门,若将这白虎母子在村中杀了,岂非也会招来大祸,王叔,不如将它放去。”

王猎户有些不舍,直吧嗒嘴,冯释母亲平日教会村民甚多,已有些声望,那王猎户的妻子闻言嚷道,“你这该千刀剐的,竟将祸星引到村里来,还不赶紧将它放了,要是招来兵贼们,非把你剁剁煮汤不可。”

王猎户素来惧内,闭了嘴,割断绳子,白虎崽得了大赦,屁滚尿流地逃上山去。
十日后,五龙山背面开阔之地,有数支军队交战,血流成河。

全村人兢兢战战地过着日子,又过数月,不见招来祸事,渐渐放下心来,都道,“肯定是放走的那只白虎跑到了五龙山背面了。”

冯释母亲则说,“曾人有言,凡天下之事,俱是未动而气先行,人之将死,乌鸦啼鸣,并非乌鸦会招来死厄,而是人将谢世时,诸脏皆竭,死气招来乌鸦罢了,这白虎也是嗅到了刀兵之气,故而出现在山上,被王大叔遇到擒了。”

村人“唔”了一声,似懂非懂。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冯释母亲在鹧鸪村俯仰之间过了二十余年。
冯释也已成亲。

忽一日,有一只长毛白虎下山,嘴里还衔着一个婴儿,大摇大摆地闯入村中。
村民怕得不行,引弓搭箭,或手握铁叉,严守以待。

这襁褓中的婴儿,哪知这野兽厉害,反觉有趣,格格直乐。

白虎径直走到冯释家门口,放下婴儿,叫了两声,吓得院中老狗夹了尾巴钻到床下。
冯释母亲奔了出来,跟白虎打个照面,瞧见它耳朵少了一角,恍然大悟,自语道,“难道是二十多年前的那只虎崽。”

这白虎似是听懂了一般,窜到她跟前,村民不禁失声惊呼。
哪料这白虎将脑袋对着冯释母亲蹭了又蹭,冯释母亲这才看清,白虎也是垂暮之年,瘦骨嶙峋。

而后,这年迈老虎将地上的婴儿叼到冯释母亲身边。

冯释母亲讶道,“哎哟,你为何这般行事?竟是偷了别人的婴儿送来。”不解其意,看着白虎。

一人一兽对视一番,白虎转身而去,一步步走到村口,然后遁入山林不见。

冯释母亲抱起婴儿,看这襁褓质地,颇为考究,明显一骇,不过什么也没有说,男婴许是累了,哇哇直哭。

这时,屋里也传来一声啼哭,原来是儿媳生了个大胖小子。

当晚,儿媳下了奶水,倒也充足,喂两个男婴并不费劲。

半月之后,一队人马包围了鹧鸪村,说村里包庇前朝罪民,将村民全部赶到空旷处,磨刀霍霍,到处充斥着浓重的杀气,冯释一家也在其中。

那军中首将不耐烦了,要将全村人斩尽杀绝,忽地冯释母亲手里的那个弃婴啼哭不止,一个副官眼力极好,看到她怀中的襁褓,大吃一惊,对首将耳语一番,首将差点从马鞍翻下。
两人急步来到冯释母亲跟前,突然下跪叩首,口称少主。

起身之后,问这婴儿来历,冯释母亲详细道来。这首领道,“天意,天意。”
那副官也道,“这村中却是有恩于我们了。”

半个月前,他们主公府中遭刺客潜入,刺杀未遂,竟拿年幼少主做挡箭牌,刺客逃出生天后,下落不明,主公似疯了一般,四处派人打听,俱是无果。不想今日竟在此处巧逢。话毕,副官对冯释母亲深施一礼。

那首领邀功心切,婴儿在他手里哇哇直哭,他却眉开眼笑。

冯释母亲跪求他们放过村民,这首领“哼”了一声,回头道,“众将官随我来,这村子没有我们要找的人。”

这数百兵将又一阵风似的退了。

冯释母亲唏嘘不已,若无白虎衔婴,今日这全村人俱会死于刀下,虽无从得知婴儿如何到了它嘴里,但它却颇有善意,将婴儿交于我手里,确信我会收养。当年见它被捉,于心不忍,放它归山,不想今日,机缘巧合,竟救了全村人的性命,想到此处,已是满头大汗。

待兵将走远,众人纷纷涌来,扶起这位老人,才察觉她后背尽湿。

又过十三年,冯释母亲无疾而终,村民感其恩德,欲立碑,这时才发现,全村竟无一人知道这老妪姓甚名谁,起初管她叫“冯二狗家里的”,后来改口“冯释他妈,”老了又称她阿婆,却不曾听她说过自己的来历。众人都知道,她出身绝非寻常人家,可惜无从问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