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不堪压力流产河南“冒名上大学”女子认错道歉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13年前,一张被做了手脚的录取通知书,让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走上不同的人生轨迹。她们都梦想当老师,一个人如愿以偿,一个人外出打工。她们都叫王娜娜,一个是真名,一个是改后名。

13年后,冒名顶替事件被发现。假王娜娜的父亲认为女儿的人生已经毁了,“都怪我犯了错。”他想要一力承担责任。冒名顶替事发后,假王娜娜手写了一份道歉信。她承认错了,向社会和王娜娜表达歉意。把事实说出来后,她觉得“终于解脱了”。

曾不堪压力流产河南“冒名上大学”女子认错道歉

2月底,王娜娜去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询问情况

从新闻上看到张雪(化名)的学历被注销时,松了一口气的王娜娜转而又陷入了纠结。

朋友圈里,她写道,“我本意不想伤害谁。”

“起初和她联系时,就是希望她把冒用我的信息和学历注销掉,这样我就能办信用卡和小额贷款,至少我能重回正常的生活。”王娜娜说,但对方一开始强硬的态度,刺耳的言语,成为她维权的导火索。

一个等待真相一个接受调查

3月初,王娜娜回到了洛阳的婆家。

她把时间更多地投入到家庭中,陪女儿上舞蹈课,带着儿子认数字,“想努力重回原来的生活,也在等待最终的处理结果。”

新闻上一有“真假王娜娜”事件的进展,她就发到微信朋友圈里,请求朋友转发,“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去年10月,发现自己上大学的机会被人顶替后,王娜娜从洛阳往周口跑了8次,找顶替者,找学校,找教育局,没有结果,“当时就希望能把顶替者的学历注销掉,这样我就能办信用卡和小额贷款,至少不影响我正常生活。”

求助媒体不到一星期,她最初的目的很快实现了。今年2月28日,顶替者张雪的学历被注销。

得知这一消息后,王娜娜松了一口气,转而又陷入纠结。朋友圈里,她曾写道,“我本意不想伤害谁。”

她找到过张雪的QQ号,QQ空间里,她知道张雪已为人母,当了老师。

但她拒绝把张雪的信息向媒体公布,“我的人生已经毁了,不想把她的也毁了。”

张雪的父亲张志强认为女儿的人生确实已经毁了,“都怪我犯了错。”

“错误”从他让女儿拿着别人的录取通知书入学开始。“闺女高考落榜,但想上大学,我没本事,她舅舅帮忙搞到了通知书。”

他想自己“为错担责”,拒绝让媒体见张雪。对于通知书的来源,以“调查组还在查”为由,拒绝透露更多。

张志强说,他和女儿被要求配合调查,几乎每天都要接受调查组的询问。

网友一度怀疑顶替者的父母“不是有钱就是有权”。张志强说,“我就是个下岗职工,现在老婆在饭馆给人家洗碗,我在银行当保安。出了这事,保安也当不成了。”

3月10日,张志强所在银行的同事向证实了他的保安身份,“老张前几天辞职了。”

张志强说,张雪也从就职的学校辞职了,学校同意解聘。

事发前,张雪在周口市商水县的一所职业专科学校任教,当语文老师。学校办公室外贴的考勤表显示,2月23日、24日,她有两天“因公外出”记录。

2月24日,是“真假王娜娜”事件第一次在媒体上曝光。此后直到3月2日,张雪一直处于旷工状态,之后,便再没有考勤记录。

学校的副校长不愿谈及“王娜娜老师”,学校的多名老师说,“从开学就没怎么见到她。听说她病了。”

曾不堪压力流产河南“冒名上大学”女子认错道歉

“假王娜娜”张雪在学校工位上,还保留着她的姓名牌

改变命运的录取通知书

闲下来的时候,王娜娜还是会想以前,“要是当年上了大学,又会是怎样?”

她的高中时代是在老家沈丘度过的。

“家里四个孩子,因为穷,弟弟妹妹不上学,为了让我上学,父母卖了好几次猪。”

2003年,在沈丘县第二高中复读一年后,王娜娜第二次参加高考。

“头一年考上了一所大学,开始复读的时候才收到通知书,来不及去上了。”王娜娜说,为了供她再考一次大学,母亲把攒了半年几千块的卖菜钱寄给了她。

高考前,王娜娜一心梦想着当个英语老师。

第二次高考,她考了399分,英语在各科成绩中最好,76分。

那一年,35公里外的周口市,张雪也参加了高考,但她落榜了。“考了300多分,上不了大学。”张志强回忆。

剥查询发现,那一年,河南省高考一本录取线为575分,王娜娜的分数够得上普通类考生录取的最后一个批次—高职高专二批建档线(340分)。

但直到当年11月,王娜娜也没有等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对于为何没有主动找学校问,她想了想说,“那时候也傻,农村娃,不知道找谁问。”

王娜娜“接受了没考上大学”的事实,她把准考证、成绩单都收藏起来,背上行李,去了南方,“到一家工厂打工。”

王娜娜没收到的录取通知书,改变了张雪的命运。

拿到舅舅交给她的录取通知书后,也曾心里没底地询问过上面的名字。

“她舅舅说,你甭管,上你的学就行。”张志强回忆,闺女顺利上了大学,报到那天,学校已经开始军训,“也没人审查我闺女的身份证。”

一些知情人士透露,上学时的张雪十分低调。

张雪的班主任老师当年对她的印象是“像只小猫”,“上课时身体总蜷缩在一起,总让人感觉心里有事,不踏实。”

张志强能看出女儿心里的不踏实。在入学9个月后,张雪的母亲王某替女儿到派出所申请了改名,名字正是录取通知上的王娜娜。

张雪开始用王娜娜的名字生活。

张志强说,刚开始女儿对新名字也忐忑,“也怕被人发现,慢慢地,她也就适应了。”

家里,没人喊张雪“王娜娜”,都叫她的小名。但在张雪的大学和后来的工作单位,“王娜娜”是她唯一的名字。

在张志强眼里,“王娜娜”就是女儿的另一个名字,在这个名字下,只要女儿的努力是真实的就行。

张志强和爱人靠打工维持生活,他说,他再也拿不出钱为女儿谋个好职业,“只能靠她自己奔。”

“王娜娜们”的教师梦

在张雪上大学的第2年,被她顶替上学的王娜娜已经从南方回到了河南。

因为“没有学历、找不上好工作”,2004年,王娜娜报了一个培训班,学习平面设计。

2005年,她开始在郑州一家打字复印店上班,每个月赚300元。

2006年,张雪拿到了毕业证。

毕业前,她赶上了国家当年实施的“三支一扶”政策(大学生在毕业后到农村基层从事支农、支教、支医和扶贫工作),报名成为一名支教老师。

淮阳县城关三中的负责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证实,张雪支教的学校就是城关三中。

在城关三中一名老师眼中,张雪娃娃脸,留着齐刘海,“看上去萌萌的。”

张志强回忆,女儿最苦的日子就是支教的时候,“每个月没有工资,只有三五百元的补贴,但她还是坚持要支教,想当老师。”

而另一个曾经想当教师的王娜娜,只能把梦想珍藏。

当年的高考成绩单和准考证已经皱皱巴巴,“没能上大学一直是我的一个阴影。”

2006年,她辞了复印店工作,去了一家正规的小公司上班,薪水涨到了800元。

第二年,王娜娜结了婚,嫁到了洛阳。周口的娘家,也只在过年过节才回去。

支教老师张雪也没能如愿转正。回到周口的家里,她在一所职业学校代课,“一边教语文,一边准备招教考试。”

2010年,张雪通过了淮阳县的招教考试,又考回城关三中,“笔试考了第三名,面试第四名。”

张志强还记成绩下来那天,一家人包了一顿饺子,庆祝张雪正式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那时候,觉得女儿有了正式工作,彻底踏实了。”

张雪在城关三中工作了2年。张志强的印象中,闺女上班几乎没有缺勤过,从周口市区到淮阳县,30多公里路,每天骑着电动车上班。“女儿太喜欢教师这个工作。”

2013年,为了方便照顾父母,张雪调往商水县一所职业专科学校。比起淮阳县,商水县距离周口市不到10公里。

事情“惊动”了联合国

如果不是去年的一次偶然因素,王娜娜发现自己被人顶替的时间可能还会延后。

去年5月,她在申请信用卡时,被告知银行查到的“大专学历”与她提交的“高中毕业”不符,“银行的人问我,是不你上过大专忘了呀。”

王娜娜说她当时有点懵,但很快意识到她的信息可能被人冒用了。

事实上,王娜娜在2013年,就有机会发现有人冒用了她的信息。

那年,她申请小额贷款,资料提交后,贷款机构没有批。“我问过原因,说我登记信息不符,但当时我没在意。”

在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上,王娜娜发现,她“毕业”于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名字、身份证号和出生日期都是我的,但照片上的人不是我。”

王娜娜从周口市招生办确认了她当年被录取的信息。

她开始通过多种渠道寻找那个用她名字上学、工作的女子。辗转多人后,王娜娜找到了对方的电话。

“起初和她联系时,就是希望她把冒用我的信息和学历注销掉,这样我就能办信用卡和小额贷款,至少我能重回正常的生活。”王娜娜说。

但对方一开始强硬的态度,不友善的言语,成为她维权的导火索。

“为这么个学校你折腾啥,就算你考上了,也不一定能当上老师。”现在回想这句话,33岁的王娜娜仍觉得刺耳,“就是这句话,让我决定维权。”

张志强承认,女儿确实说了那样的话,“但其实她想表达的是,她当上老师是靠自己努力。”

张志强记得女儿第一次接到王娜娜电话时的情景,“她很慌张,我们一家人也慌了。”

直到现在,王娜娜也没有见到那个“假的她”。之后,再与王娜娜直接联系的人,变成了张志强。

她说,张父提出了“8万元了事”,但要求不注销学历。

张志强承认他与王娜娜协调过多次,“道过歉。”但他们一直就注销学历和赔偿金额一事协商未果。

“她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是注销学历,第二是赔偿30万,第三是公开道歉。”张志强说,王娜娜提出的三点要求写在了一张纸上。

王娜娜承认了这张纸的存在,她表示,上述内容是在学校协调的过程中,要求她写的诉求。30万这个数字,是她根据读高中时每年的学杂费,按十年计算得来的。

据一名接近周口市调查组的人士称,这张纸已经归入了调查的档案中。

在为女儿出面沟通的过程中,张志强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亲戚说的那句,“这事儿你闹到联合国也没用,还是得周口管。”

这句话在后来媒体的报道中变成了新闻标题。而事情确实“惊动”了联合国。联合国的官微在转发新闻后,发了一个“思考”的表情。

曾不堪压力流产河南“冒名上大学”女子认错道歉

王娜娜在填写维权材料

核查所有疏漏的环节

2月25日,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宣布成立调查组“彻查此事”。

此后,周口市公安、纪检、教育等部门也组成了调查组。周口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假王娜娜”如何拿着他人的录取通知书通过入学审核、学籍登记乃至顺利毕业、工作,这一流程上各个环节审核机制是否存在漏洞,都成为调查方向。

据一名接近调查组的人士透露,针对录取通知书的获取渠道,调查组的调查对象除了张氏父女外,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当年负责招生、学生报到、学生管理各个环节的人员都在接受调查,“包括当年教过张雪的老师。”

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出具的张雪学籍档案显示,“该生2003年8月经我院现代农艺专业录取,后调整至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学习。2006年7月毕业。”

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赵振然表示,2003年是学校刚成立第三年,学籍管理上存在不严格的问题,在学生入学审核上可能存在一些漏洞。

针对王娜娜当年的录取信息,淮阳县招生办的电子档案中显示,她的登记照片和身份信息与其本人相符。

该招生办主任涂伟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电子信息没有被更改的可能,“省、市、县三级都有。”

而在周口职业技术学院的毕业生档案信息中,身份证信息和名字是王娜娜的,照片是张雪的。

学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赵振然说,学校管理档案的老师在真王娜娜找上门时,对照她的身份证,才发现系统里学生照片和身份证信息的不符,目前,学校仍在核查导致这一疏漏的环节。

曾不堪压力流产河南“冒名上大学”女子认错道歉

2月份,王娜娜在学校查询资料。

调查也延伸至王娜娜13年前就读的高中—沈丘县第二高中。

胡筱林是沈丘第二高中党总支副书记,2004年起,他在学校负责学生高考录取通知书的收发登记。

据他回忆,2003年,高考生的录取通知书寄到学校后,由传达室接收再转交给考生的班主任老师,“考生在高考后登记的通知书收件人是班主任,这也是为了方便统计学生考取一本、二本、专科的录取率。”

王娜娜的班主任秦淼已经记不得13年前的情况。

胡筱林曾向当年在传达室收通知书的老师寻找登记记录,那名老师告诉他,“应该有所记录,但由于时间太长,这些记录已经难以找到。”

胡筱林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承认,当时的录取通知书发放管理确实不太规范。直到2011年,通知书才全部要求寄给考生本人。

周口一名不愿具名的高校教师认为,考生的录取通知书从寄送到收取,高校入学登记的身份审核,学生信息登记归档,这些流程哪一个环节出现漏洞,都是造成王娜娜现状的可能原因,“这些都应该是专案组应该调查的地方。”

曾不堪压力流产河南“冒名上大学”女子认错道歉

王娜娜在周口市招办

“终于解脱了”

周口市的一片老工业区家属楼里,不到50平米的两居室里灯光灰暗。这是张志强的家。女儿女婿都住在他家,为了让房子大一点,张志强把阳台拆了,又扩出一间房。

张雪的儿子以为母亲回来了,从床上跳起来。一看不是,又不停喊着问姥爷,“妈妈啥时候回来?”

在张志强家附近的一栋大楼外,张家卖房的广告贴在墙上,上面已经被其他广告纸盖住了边角。

“我最多只能拿8万,30万我实在拿不出。”张志强说,王娜娜的赔偿要求提出后,他决定卖房。

不久前,怀上二胎的张雪流产了,“这个事儿出了,每天担惊受怕。”张志强提起此事,咧着嘴哭起来。

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一位知情者透露,2月底的一天,张雪在父亲的陪同下回到已经毕业了近10年的学校。

“她提交了一份手写的道歉信。”该知情者称,道歉信中,张雪承认她错了,愿意承担责任,向社会和王娜娜表达了歉意。

“她说,把事实说出来后,她觉得‘终于解脱了’。”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若要转载,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
日志标题:《曾不堪压力流产河南“冒名上大学”女子认错道歉 》
日志链接:http://www.wodishen.com/qiwen/18413.html
博客名称:我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