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否在南沙部署导弹、在中朝边境增兵”军方回应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会否在南沙部署导弹、在中朝边境增兵”军方回应

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上校答记者问。

时间:2016年2月25日15:00—16:25

地点: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

发布人: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上校

吴谦: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出席本月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在开始之前,我谨代表国防部新闻局的全体同事给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猴年大吉,万事如意!

今天我没有需要主动发布的信息,下面欢迎各位记者朋友提问。

记者:我们注意到,美国政府和军方发言人、国务卿、太平洋总部司令,他们都在不同的场合说中国在南海地区实施“军事化”,而且不断加强,加剧了地区的紧张局势,请问对此如何评价?

吴谦: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美方经常指责中方搞“军事化”,我们不禁要问,多年以前南海个别国家就在其非法侵占的岛礁上修建了导弹阵地、雷达站,部署了大量坦克、火炮,这算不算搞“军事化”?美国作为域外国家,派军用舰机擅自进入中国有关岛礁邻近海空域和领海,对中国进行挑衅和高频度的抵近侦察,这算不算“军事化”?美国拉拢诱压盟国和伙伴,在南海搞针对性极强的“联合军演”和“联合巡航”,这算不算“军事化”?美方对上述军事化行为视而不见,却一味对中方合理合法的防御力量建设进行无端指责。我只能说,这是一种典型的双重标准。

中国军队将忠诚履行使命,坚定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安全利益。

记者: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美国情报人员最近发现中方向西沙永兴岛派遣“歼-11”和“飞豹”等战斗机,请问对此有何评论?

吴谦:西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在领土范围内进行军事部署,无论是过去部署,还是现在部署,无论是临时部署,还是长期部署,无论是部署这种装备,还是部署那种装备,都是中方的正当合法权利。美方一再炒作中方正当合法的军事活动,纯属别有用心。

记者:近期“红旗—9”防空导弹进驻南海永兴岛,引起了西方媒体的重视,美国国务卿甚至表示,将就此事与中国进行进一步非常严肃地交涉,为什么我们这一部署会引起西方国家如此强烈的反映?请问作何回应?

吴谦:我们注意到,最近美方连续炒作我在领土范围内的正常防卫部署,一会儿是防空导弹,一会儿是雷达设施,还有各种型号的飞机,明天说不定又有什么新的装备被炒出来。这一切看上去令人眼花缭乱。但是,我想强调四点:第一,上述武器装备都是在中国领土范围内部署的;第二,部署这些武器装备都是出于防御目的;第三,连美国军方人士都承认,这些装备不是首次在那里部署;第四,为什么总是美国媒体率先炒作此类新闻,其背后的意图令人深思。

记者:发言人刚才解释中方在西沙永兴岛部署防空导弹是出于自卫防御目的,那么你是否认为将来在南沙群岛也有必要部署同样的装备?此外,中方将在南沙建设“人工岛”,就是为了向国际社会提供公共服务,其他国家能否使用飞机跑道等设施?

吴谦:中方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主权,这有着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正如我刚才所谈到的,中国在自己的领土范围内部署武器,不论是过去部署,还是现在部署,不论是临时部署,还是长期部署,不论是部署这种装备,还是部署那种装备,都是中方的正当合法权利。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已经多次阐明,不存在所谓的“人工岛”问题。中方在有关南海岛礁上进行的建设主要是出于民事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产品。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请向国家有关主管部门询问。

记者:本月23号,韩国国防部发言人表示,韩美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相关协议签署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会在本周晚些时候公布。有专家认为这一举动可能会挑起地区军备竞赛,并影响中韩关系。请问作何回应?

吴谦:我们对美国有可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动向表示严重关切。“萨德”系统同步配置的X波段雷达,其探测范围远超半岛,远达亚洲内陆,直接损害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破坏全球的战略稳定。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借半岛核问题侵害中国的正当权益。中国军队将忠诚履行职责使命,坚决维护国家安全利益。

记者:随着中国在南海岛礁上跑道的建成,以及美国利用其航行自由行动对中方挑衅的不断加剧。有分析认为,中国将宣布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中方现在是否有此考虑?何时将公布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

吴谦:关于中方是否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问题,我们已在不同场合多次表明了立场。在这里我再重申一下,划设防空识别区是一个国家主权范围内的事,是否以及何时划设,取决于是否面临空中安全威胁以及空中安全威胁的程度,需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因素。

记者:既然宣称永兴岛是中国的领土,那么是否会开通民航航线,就是中国大陆到永兴岛的民航航线,以发展当地的旅游业?是否允许境内外记者到永兴岛进行采访拍摄?

吴谦:我个人认为,你说的发展旅游业是一个很好的主意。但是我必须指出,这两个问题都不是军事问题。我建议你向国家有关主管部门询问。

记者:根据外媒报道,近期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哈里斯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指责中国在南海的军事部署,并称他认为中国是谋求在东亚建立“霸权”。请问对此有何评论?

吴谦: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中方一贯主张通过当事方直接谈判和平解决南海争议。至于哈里斯将军谈到的霸权,我倒是想要问,一个国家的岛礁几十年被别国侵占,一个国家的近海被别国军用舰机频繁抵近侦察,一个国家的军队从未挑起战争,这样的国家能被称为“霸权国家”吗?在中国,“霸权主义”这个词是有特指的,指的是谁,谁心里明白。

我还注意到,根据媒体报道,哈里斯将军是在向国会争取更多军费预算时讲这番话的,你争取军费预算,我们不干涉,但是你不能为了多要钱就肆意抹黑中国。

记者:美方这段时间以来不断在军事和舆论上对我们发出很多挑衅,这会不会影响到两军关系?中方应邀参加环太军演的计划会不会有变化?另一个问题,中国在吉布提保障设施的建设现在进度如何?

吴谦:毋庸讳言,中美两军关系当中确实存在着一些困难和障碍,比如美国售台武器、美军舰机对华抵近侦察、美歧视性法律限制两军交往等。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军舰擅自进入我南海有关岛礁近岸水域和领海,损害两军互信,与双方构建中美新型军事关系的努力背道而驰。美方在上述问题上的错误做法不可避免地使中美两军关系受到影响。我们希望美方采取切实措施,纠正错误做法,尽早排除影响两军关系发展的困难和障碍。

发展中美两军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当前,中美两军关系总体保持稳定,双方在高层交往、机制性交流、联合演练等领域开展了务实交流,“两个互信机制”建设取得了积极成果。我们愿与美方一道加强战略沟通,切实增进互信,妥善管控分歧,推动中美两军关系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

关于环太联合军演,据了解,“环太平洋—2016”联合军事演习将于今年6月29日至8月4日在美国夏威夷举行。参加此次军事演习,有利于锻炼提高中国海军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能力,同时也有利于深化中方与有关国家海军的专业交流和务实合作。中方重视“环太平洋—2016”联合军演,并将派军舰参演。去年以来,中方已经派出工作组赴美参加了2次演习计划会,就中方参演有关问题与美方进行了磋商。关于中方参演的具体安排,我们将适时发布信息。

关于在吉布提建设保障设施事,中国和吉布提经过友好协商,就中国在吉布提建设保障设施事达成一致。该设施将主要用于中国军队执行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护航、维和、人道主义救援等任务的休整补给保障。目前,相关设施的基础工程建设已经启动,中方已派遣部分人员开展相关工作。

记者:关于中国军队裁军30万的计划,这个计划目前的进展如何?什么时候开始?被裁减的人员将会被安置到什么样的岗位?

吴谦: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我们将适度加大年度军队干部退役数量。经中央军委批准,2016年干部转业复员工作已经部署展开,数量较往年有所增加。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干部转业复员工作,总体按照服务改革大局、着眼部队建设需要、优化干部队伍结构的原则组织实施,既要如期完成部队精简调整任务,也要保证转业干部得到妥善安排。军队将采取必要的政策措施,把保留各类骨干人才和改善干部队伍结构结合起来,最大限度提高军事人力资源的使用效益。国家和军队有关部门将采取一些优惠政策,拓宽转业干部安置渠道,不断提高安置质量。我们相信,军队广大干部普遍具有较强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号令意识,面对改革大考,一定能够正确对待利益调整,正确对待进退去留,体现出新一代革命军人的过硬素质和责任担当。

记者: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日前说,他支持定期对南中国海进行巡航。请问如果美国继续派军舰或者是军机来到南中国海,中国是否会加快部署在南中国海的导弹、雷达、战机,甚至军舰等设施?

吴谦:从你的问题当中我可以得出两点结论:第一,美方才是南海“军事化”的真正推手;第二,中方在南海岛礁上建设防御设施是完全必要的。

记者:此前媒体报道,春节期间中国海军首次租用包机从吉布提接回了一位身患重病的战士王新松。请问他的近况如何?第二,日前,澳大利亚国防部发布《国防白皮书》,《白皮书》除了规划了未来十年澳大利亚军费的增长趋势,同时也提出了一系列关切,比如澳方关注周边发生的一系列摩擦点,比如中美在南海方面存在的分歧,并且澳方呼吁中方在防务政策上更加透明。请问中方有何评论?

吴谦:春节期间,正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的青岛舰机电部门战士王新松突感身体不适。2月10日,王新松转入吉布提当地医院治疗。但是由于当地医院医疗条件有限,王新松的病情难以得到控制,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海军有关部门进行紧急协调,租用国际SOS组织医疗包机于2月17日将王新松送到北京,在第一时间进入海军总医院重症监护室,并组织军内外知名专家进行了集中诊治。目前,王新松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病情平稳,并趋向好转,下一步将继续进行治疗,争取早日康复。

我想强调的是,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你为祖国站岗放哨,祖国为你遮风挡雨,无论你在哪里,祖国都不会把你忘记。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注意到,澳方发表的新版《国防白皮书》,对中国军力发展、中国南海岛礁建设、中澳两军关系、亚太地区形势等问题进行了评论。这里,我们作几点初步回应:

第一,中方对澳方白皮书涉南海内容表示严重关切,对其中指责中方岛礁建设的内容表示坚决反对。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中方开展南沙岛礁建设是在自己领土上进行的,完全是中方主权范围内的事。南海问题不是中澳之间的问题,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所有国家,在南海的依法航行自由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希望澳方珍惜来之不易的中澳关系良好发展势头,不参与、不采取任何有损地区和平稳定的事。

第二,澳方对中国军队的有关臆测与事实不符。中国加强国防建设的目的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领土完整,保障国家和平发展。近年来,中国军队积极履行国际责任,在维和、护航、人道主义救援等方面提供了许多公共产品。同时,也通过建立新闻发布制度、发表《国防白皮书》等多种形式,向国际社会介绍中国的国防政策和军队建设情况。

第三,澳美军事同盟应摒弃冷战思维,不应针对第三方,不应损害第三方利益。中澳两军同处亚太地区,拥有重要的共同利益和广阔的合作空间。双方应进一步加强战略沟通,深化各领域务实交流与合作,推动两军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关于澳《国防白皮书》的具体内容,我们还将作进一步的研究和评估。

记者:近来,寨卡病毒在一些拉美国家持续蔓延。截至目前,中国大陆地区已经确诊5例输入性寨卡病毒感染病例,疫情防控形势比较严峻。请介绍一下中国军队参与寨卡病毒防疫工作情况。

吴谦:近期,美洲、欧洲、亚洲、大洋洲多个国家相继出现寨卡病毒感染病例,中国广东、江西、浙江等省份也出现寨卡病毒输入性感染病例。在应对突发疫情方面,军地建立了密切的合作机制。军事医学科学院获得患者临床标本后,于2月21日直接从尿液中获得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为病毒的溯源和进化提供了重要证据,可用于指导诊断试剂、疫苗和药物的研发。中国军队医疗卫生机构和专家将继续发挥自身特色优势,与国内外专家加强合作,积极开展相关研究和防控工作,为全球寨卡疫情防控做出努力。

记者:发言人刚才说今年干部转业工作已经展开,数量比往年有所提升,这个数量能否进一步说明,比率提升了多少?另外,裁军30万是不是都是通过这种方式裁掉的?第二个问题,路透社报道今年军费会大增,请问军人工资有没有上调?第三个问题,半岛局势是持续恶化的,有分析认为战争一触即发,请问中国军队是否会在边境地区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护领土和公民的安全?

吴谦:关于第一个问题,干部转业数量具体的上涨数字和比例,目前我没有可供发布的信息。

关于第二个问题,据了解,今年的国防费预算目前尚未提交全国人大审议,所以你刚才所说的情况我还不掌握。

关于第三个问题,中方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即坚持半岛无核化、坚持半岛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朝鲜半岛生战生乱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我们希望有关各方多做有利于促进对话和互信,有利于维护半岛和本地区和平稳定的事情。中国军队将坚决维护国家安全利益,维护边境地区和平稳定。

记者:最近三沙市副市长宣布,位于永兴岛三沙市军用机场的一部分被改造成了民用机场。能否对此进行确认?是否有军用机场改建为民用机场?

吴谦:你刚才所谈到的情况我目前还不掌握,我会在了解清楚后给你作出回复。

记者:能不能透露一下中方新成立的东部战区的国防任务是什么?

吴谦:战区是本战略方向的唯一最高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按照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精干高效的要求,履行联合作战指挥职能,担负应对本战略方向安全威胁、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使命。

记者:请介绍一下与往年相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调整期间的干部转业政策有没有什么变化?如果有,具体是什么?

吴谦:关于具体的干部转业政策,目前我没有可供发布的信息。我们获得这些信息后,将会适时发布。

记者:中央军委《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指出,2016年将基本完成阶段性改革任务,现在2016年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了,请问这方面有什么样的进展?另外,请介绍一下战区组建完成以来履行职责使命的情况。

吴谦:先说一下数学方面的问题,我认为现在可能是刚到今年六分之一的时间,因为还不到两个月。但是,在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军队改革取得了很多进展。比如,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军委机关调整组建任务基本完成,战区成立大会在京召开,等等。下一步,改革将继续按照总体目标要求分阶段稳步向前推进。

记者:近来美国在韩国进行了一系列的兵力部署,并且同韩国要展开很多军事演习。韩国媒体引述韩国防部官员消息称,中俄对此也将举行联合演习。请予以证实。第二个问题,美国官方公开表态要在南海地区保持常态化的巡航,此前美国军舰非法进入中国南海岛礁海域时,中国海军采取的措施是喊话、警告等。请问中国的反制措施是否足够应对美方军舰的巡航,这种措施是不是助长了美国在南海地区的行动?

吴谦:关于第一个问题,我注意到这类报道比较多,属于猜测性报道。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在这里重复一下我刚才得出的两点结论:第一,美方才是南海“军事化”的真正推手;第二,中方在南海岛礁上建设防御设施很有必要。

记者:请问中方或者中国军方会不会允许外国记者登上永兴岛或者其他的南海岛礁去采访?

吴谦: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关于外国记者在华服务问题,请向国家有关部门询问。

记者:今天我们进这个大楼的时候,注意到大楼外面的牌子已经改成了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请介绍一下新机构的工作职能跟以前有哪些区别?

吴谦:正如我之前所谈到的,这轮改革依托原国防部外事办公室,调整组建了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要负责对外军事交流合作、管理和协调全军外事工作等。

本月记者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若要转载,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
日志标题:《“会否在南沙部署导弹、在中朝边境增兵”军方回应》
日志链接:http://www.wodishen.com/qiwen/18305.html
博客名称:我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