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拼车 翻倍要价媒体曝广州出租车市场乱象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机场工作人员及执法人员在场维持秩序,但仍有不少的哥想“多捞一笔”。

1
机场工作人员及执法人员在场维持秩序,但仍有不少的哥想“多捞一笔”。

乘客投诉广州白云机场的士拒载、拼车如家常便饭,新快报记者暗访 发现有的哥竟无视执法甚至暴力抗法

 新快315 踢爆消费潜规则

随着今年3·15脚步临近,如果您在衣、食、住、行等消费过程中遇上了侵权,如果您了解某些行业中不为人知的内幕,请赶紧拿起电话或上网联系新快报报料平台,新快报记者将第一时间与您联系,派出记者深入调查暗访,联合相关部门及时跟进,将种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一一曝光。

今年3·15,新快报还将联合广东广播电视台《经视报告》、《今日关注》、《今日一线》三大栏目,在知名律师的帮助下,一同为维护您的正当权益而倾尽全力。

2月19日晚上11时许,广州地铁机场南站最后一趟地铁开出,广州白云机场出租车候车区的旅客明显增多,排起了百米长龙,多名执法人员在场维持秩序。春运期间,这样的情形几乎每晚都在上演。现场虽然看似井然有序,但仍有不少司机试图“顶风作案”,即便是执法人员就在旁边,他们仍想尽办法“多捞一笔”,甚至还出现拉拽执法人员衣服、强行驾车逃避执法等暴力抗法的情况发生。而当执法人员在凌晨2时陆续离开后,的士司机更肆无忌惮地拉拢拼客、漫天要价,市民打的变得难上加难。

 乱象 1 涨价

  排队等的士要一个小时 到顺德要双倍价钱才肯走

大年初五零时许,冯先生搭乘的航班抵达白云机场。由于此时地铁已经停运,冯先生便拉着行李箱来到机场B区的出租车候车区。“一去到我就惊呆了,候车的队伍排得很长,而且最前面那里老半天都不动。”冯先生说,自己排队等了近一个小时,走到距离上车点较近的位置时,才发现该处的情况一团糟。

“那些的士就停在那里不肯走,一直在和排队的乘客讨价还价,旁边有机场工作人员站着看,根本不管。”冯先生说,当他好不容易终于排完队上了车,和司机也谈好了价钱,司机却坐在驾驶位上一动不动,表示要再载一名客人才肯走。冯先生见对方铁了心要拼客,无奈下车,拉着行李去旁边搭乘机场大巴回市区。

“我以为过年这几天没执法人员上班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没想到在17号,都大年初十了,我老婆带着儿子回来的时候,也是和我一模一样的遭遇。”冯先生说,近年自己多次在凌晨从机场返回市区,“因为打车而搞得如此闹心还是头一回”。

除了冯先生一家外,住在顺德的周小姐同样向新快报记者大吐苦水。“我是18号回来的,那时候快凌晨3点了,上了的士后,司机一定要拼客或者要我给双倍钱才肯走。”周小姐说,由于担心安全问题,不想和陌生人拼车,自己唯有同意出双倍车钱,“打个的花了我700块,都赶上半张机票的钱了”。

  乱象 2 拒载

  想去附近酒店 却被劝下车

  嫌目的地太近 声称不识路

20日凌晨1时许,在上客区附近,两名旅客搭上了一辆车牌为粤AY5××6的的士,但这辆的士却一直停在原地,任凭交委的人如何劝说司机均不走。车上的女乘客小慧告诉新快报记者,她和朋友刚从上海飞到广州,想让司机在附近帮忙找个酒店,“但不知为何他不愿意去”。随后,小慧等人只能无奈地从的士上取下行李,换乘一辆酒店的接驳车离开。该司机逗留十几分钟后,搭载了另外两名旅客离开了机场。

随后,在上客区附近,新快报记者遇到了刚从四川老家过完年返穗的陈先生。他告诉新快报记者,他住在白云区人和镇附近,由于与机场距离较近,他在排队时问了好几个司机,都被告知“这个时间点根本没人愿意去人和,除非给到比平时高几倍的价钱”。但陈先生并未放弃,排了半小时队,终于在上客区上了一辆的士。让他没想到的是,的哥得知目的地是人和后,立即将车驶到一旁停下,声称自己“不懂路”,还拿出手机导航软件查了好一会儿,但就是不肯开车。由于赶时间,陈先生唯有下车,随后花了100元和陌生人拼车离去。

旁边一名正在等客的的士司机黎师傅告诉新快报记者,小慧之所以被拒载,是因为离上车区数公里就有酒店了,司机如果兜乘客到远的酒店,又有被投诉的风险。而像陈先生那样的情况,则因为在春运期间的凌晨时分,如果不是花都、白云本地的的士,要么直接拒载、要么就会拼客。“这些地方太近了,很多司机都是空车跑四五十公里来到机场,而且起码等半小时才能接到客,所以一般车费150块以内的都是不愿意去的”。

 乱象 3 拼客

  上车前帮拿行李承诺“马上就走”

  上车后车门一关甩头“多拉一个”

凌晨1时许,新快报记者排到了候车长龙的最尾端,当即有多名自称是司机的男子问记者去哪里,当听到目的地是“花都新华街”后,均表示“至少要200,否则不去”,记者随后通过手机软件查悉,这段路程的车费参考价仅为38元。

随后,也有司机对记者表示,120元可以去花都,但要和另外一个同样去花都的乘客拼车。见记者有所犹豫,司机又连忙说“收你80算了”,并叫记者到上车点往前一点的地方上车,以避开执法人员。

除了正规排队的司机拼客,与候车乘客隔了三条车道的马路上,有司机直接将的士停在马路边,跨过1米多高的围栏和川流不息的车流上前揽客、拼客。“靓女,你绕到前面有个口”,只见一个刚谈成生意的司机一边拿着女旅客的行李箱,一边“指挥”女旅客如何翻越栏杆。“你先在车上坐一下,马上就走”,该司机关上车门后又翻过栏杆并回过头说,“我拉多一个,很快”,而后继续到“长龙”中拉客。数分钟后,该司机又拉到一个男乘客,直到看到有交警过来,他才慢悠悠地将车驶离。

一名机场工作人员称,司机口中的“马上走”,几乎都是骗人的,有时因交警驱赶,拼的客不够多,司机还有可能会上浮“讲定”的价钱。新快报记者看到,几乎每隔几分钟,警车就会呼啸着从该社会车道驶过,违规搭客的的士多是开到隔壁车道躲避,当警车停下驱赶时,这些的士才会不情愿地往前开,更有部分的士会在警车走后又绕回来。而旅客在搭乘这种的士时风险极高,除了行李有可能被抢走外,在翻越栏杆横穿三条车道时也是隐患重重。

 乱象 4 抗法

  违规加价 司机还抓伤执法人员

  拼客被阻 强行开车驶离险伤人

拒载、加价等都是交委明令禁止的,也是在执法现场要重点查处的,而有些猖獗的司机,除了违规营运外,还暴力抗法。20日零时许,一辆牌照为粤A4EB××的的士在上客区搭上一名男乘客后不愿开车。执法人员让其快点开走,该车在开出近10米后又停了下来,该执法人员见状又上前督促其快点开走,但未果。

随后,该男乘客刘先生告诉执法人员称,他上车后告知司机要去白云新市,几十元的路程司机要价100元,“我不同意,坚持打表,他让我打另外的车,我坚决不下车”。而后该执法人员要求司机下车处理并伸手拔车钥匙,的哥拒绝拔钥匙并与执法人员撕扯在一起,执法人员的手腕处被拽伤、衣服也被撕破。随后该执法人员报警称遭遇暴力抗法,刘先生表示愿意作证。

20日零时50分许,一辆车牌号为粤AY2H××的的士在从上客点载了一名乘客后,又将车辆停靠到一旁,企图再拉一个客人。一名手持执法记录仪的执法人员见状后上前劝说,并要求司机出示相关证件。只见该司机非但不配合,还从驾驶位上走出,一边推搡执法人员,一边喊道,“拿什么证啊,你不让我拉客啊?”而后该司机见执法人员不肯让他关车门,又立马换脸说:“不好意思啊。”但见执法人员仍不肯给他关车门,司机径直坐回驾驶座,不顾敞开的车门和拉着车门的执法人员,强行驾车前行,好在执法人员及时松手,不然极可能被拽倒。

到了凌晨,白云机场的士候车区便排起长龙。

1
到了凌晨,白云机场的士候车区便排起长龙。
有乘客不愿排队,在的哥的拉拢下翻过围栏上车。

1
有乘客不愿排队,在的哥的拉拢下翻过围栏上车。
的哥涉嫌暴力抗法抓伤执法人员后,民警赶到现场介入处理。

1
的哥涉嫌暴力抗法抓伤执法人员后,民警赶到现场介入处理。

母抱子坐副驾,超载的士高速上狂奔 愿打表愿优惠,实则暗地偷偷绕远路

20日凌晨1时50分许,当天最后一班深夜航班抵达白云机场,机场大巴、站内咨询服务台开始陆续收工,等待的士的旅客也越来越少。凌晨2时30分许,等候的士区域仅有零星的几个乘客,交委的执法人员也在此时离场。此时,的士司机索性直接把车停在上客区,明目张胆地拼客、议价。

凌晨2时40分许,新快报记者一行两人在候车区域等候回市区的的士,多名司机在得知记者要回天河后,均给出了150元左右的报价,而且都不愿意打表。一辆车牌号为粤AN15××的司机肖师傅告诉记者可以打表,并承诺马上走。然而,待记者坐上车后,肖师傅立即说:“我再拉一个,很快,多拼一个给你优惠,减30块嘛”。

肖师傅直言,到了这个钟点,执法人员基本都已经下班了,“基本上不会有人愿意给你打表,而且不管打不打表都要拼客才肯走”。

随后,肖师傅在上车区与两大一小的三口之家讨价还价,此时机场的工作人员就站在旁边,但并未予以阻止。眼看这单生意讲成了,新快报记者以超载为由再次抗议,此时肖师傅提出再给记者10元优惠,并让女子抱着十岁左右的儿子坐副驾驶,“不影响你们后排坐三个人”。小孩的父亲告诉新快报记者,他们一家要到新市,肖师傅要价100元。

虽然的士已超载,但的士司机却一路上,包括在高速上狂奔。

在新市放下一家三口后,肖师傅经机场路、广园西路、内环路、黄埔大道将记者送到员村。的士的计价表显示186元,加上10元高速路桥费共196元,司机最后收了记者150元。一个老司机告诉新快报记者,凌晨时分从新市回天河员村,根本没必要绕远到广园西路上内环,“一来一去起码绕了10公里以上”。

广州市交委等执法部门今年以来已查处各类道路运输违章1099宗

两辆网约车涉嫌非法营运 面临最高10万元的罚款

新快报讯 新快报记者昨天获悉,节后春运广州市交委执法局以保障主要交通枢纽营运秩序为重点,会同公安交警、属地交通执法部门持续开展了一系列维护运输市场秩序的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非法营运、出租车议价拒载等行为。2016年至今,市交委执法局共查处各类道路运输违章1099宗,其中,出租车违章439宗。

 网约车司机非法营运至少罚3万

2月16日22时45分,司机罗某因涉嫌非法营运,在广州市天河区燕岭路天河客运站出口旁被执法人员查获。被查时,罗某驾驶一辆车牌为粤CTA2××的蓝色小型轿车,车上有两名乘客。乘客向执法人员表示,他们是通过网络平台叫的车。其中1名乘客前往广州员村,订单显示的拼车全程车费为19.9元;另1名乘客前往广州石牌东,车费为16.8元。在检查的过程中,司机罗某无法出示道路运输证等相关营运证件。依据现场证据,执法人员以“未取得道路客运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客运经营”为由进行立案处理,对该车实施了暂扣处理。根据相关规定,该车将被处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而在2月1日11时,一辆车牌为粤B3G1××的蓝色小型轿车也因涉嫌非法营运,在广州市环市西路省客运站前被执法人员查获。现场调查显示,乘客是从南田路上车去往省客运站,通过网络平台叫的车,手机订单乘客端显示费用为20.8元需要支付。同样,该司机也将面临3万元到10万元的罚款。

机场暴力抗法的哥被治安拘留

2月20日零时5分,司机何某驾驶粤A4EB××牌出租车在广州白云机场B区2号门前候客。在得知上车的乘客要去往平沙后,何某当即开价100元。乘客坚持要求按表计费,但何某却要求乘客换车。执法人员见状上前制止何某,并要求他立刻搭载乘客去往目的地,但何某将出租车开出10余米后即靠边,执法人员再度上前要求他驶离机场,但何某百般搪塞就是不开车。乘客现场向执法人员投诉,执法人员在调查的过程中,何某拒不配合,且抓伤执法人员手腕与颈部,扯坏执法人员制服。根据现场证据,执法人员以涉嫌“在运营时间内无正当理由拒绝载客”为由,根据《广州市出租汽车客运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在营运中出现拒载违章行为的,处以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的罚款”进行处罚。同时,航站派出所民警依法以涉嫌妨碍公务为由对何某做出治安拘留5日的行政处罚。

 重拳整治出租车议价与拒载

据了解,广州市交通部门已开展出租车营运秩序专项联合整治行动,重点对出租车拒载、议价、“非编”司机、违法停靠、不按规定上下客等各类违章行为及未经许可从事道路旅客运输经营行为(含非法网络约租车)进行集中清理整治,的哥一旦查实议价将处以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的罚款。2016年至今,广州市交委执法局共查处各类道路运输违章1099宗,其中,非法营运135宗(含假冒出租车71宗、网络专车28宗)、包车违章460宗、出租车违章439宗。此外,自2月17日起,市交委每天深夜分别组织200-500台不等的出租车运力到各交通枢纽载客。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若要转载,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
日志标题:《强行拼车 翻倍要价媒体曝广州出租车市场乱象》
日志链接:http://www.wodishen.com/qiwen/18278.html
博客名称:我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