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连续15年来,“国际友人”章家敦孜孜不倦地宣传“中国崩溃”。他被网友戏称为“战忽局”资深人士,与“局座”张召忠一道在隐秘战线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奋斗。

2016年,他又回来了!比起往年,他在新的一年里回来得更早一些,而且这次他又为“中国崩溃”加了一个新期限——半年。

在为福布斯网站撰写的最新文章(2月21日)中,章家敦把主攻的目标变成了人民币汇率。聊起外储,他忧心忡忡。他认为,本月26、27日即将召开的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将成为中国拯救人民币的最后机会。如若把握不住,中国面临的将是“货币、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全面崩溃。

以下为文章全文:

本月26、27日这两天,将在中国上海召开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这次会议或许会成为中国拯救人民币的最后机会。

选择中国作为G20一系列会议的主办方,其初衷是为了展现中国的进展并让其得到承认,用《华尔街日报》的话说,“推广世界经济运行的新模式”。事到如今,可中国的经济却正在摇摇欲坠,其金融体系正在分崩离析。由此,G20成员国都在希望北京能够“矫正其经济问题”。

除了即将在上海举行的财长会议,今年还会举行其他一些G20活动;不过,似乎与会各国并不准备出台一套救援中国的方案。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福布斯网站截图

拯救人民币也许是北京首要的一项关键任务。正如众所周知的那样,人民币在最近几个月内步履蹒跚,许多中国企业与个人都纷纷将资产带往国外,以避免汇率波动带来的风险。去年,中国资本净流出的规模大约在6760亿美元(国际金融学院数据)至1万亿美元(彭博社数据)之间。

为了减缓资本外流的速度,北京重新启动了资本管制措施,有些措施得到了公开,有些却还没有;此外,中国还大举减持外汇储备,以干预国内与国际汇市。

结果便是中国的外储迅速下降。其下降规模无疑比中国外汇管理局公布的数据还要庞大。从外汇局公布的数据来看,去年中国外储下降了5127亿美元,今年1月又继续下降了995亿美元。

截至上月月末,北京方面声称,其外储余额只剩下3.23万亿美元。一些分析师认为——此外还包括类似于凯尔·巴斯这样的对冲基金大佬——中国的外储流动性头寸实质上要比官方公布的还要少。

中国当前局势的恶化程度,从下述事件中就可见一斑:周四,人民银行却没有发布1月外储报告中的明细项目。

人民银行通常都会公布其外汇购买的历史明细,但在1月的报告中却只剩下了外储余额的数据。央行选择不公布金融机构的购汇数据,这使得分析师很难就外储的流入流出情况进行比对分析。

正如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的分析,央行未发布重要数据的理由可能是推迟发布。然而,这似乎更像是北京在近乎绝望般地,试图掩盖外储下滑的程度。

很明显,中国的外储还会继续下滑,直到达到一个合适的水平。不过,与此同时,中国的技术官僚们却坚决地反对让人民币一次性贬值到恰当水平。对于G20财长会是否会达成一项限制货币波动的协议,中国财长楼继伟连说了三个“不”字。他说,对中国搞什么‘广场协议’,这只是“媒体的幻想”

“这项提议根本就不存在。”

这种看法与关注G20的大部分分析师不谋而合,他们都不认为G20会就汇率达成什么重要协议。资本经济学研究所(位于伦敦的一家智库——观察者网注)的安德鲁·肯宁汉姆表示:“尽管最近金融市场持续动荡,这激发了G20财长会将加强各国协调汇率政策的推测。不过,对于这样一种协议的目标究竟为何,各国根本还没有达成共识。所以很难想像,这一议题会在会上得到严肃讨论。”

大部分G20国家能够达成共识的又是什么呢?肯宁汉姆认为,这便是同意不陷入“竞争性贬值”

G20国家都认为,应当由市场来决定汇率问题。而这又恰恰是中国政府内部技术官僚们中的主流看法——至少从他们的官方表态来看是这样的。但北京恰恰就不会允许汇率自由波动。在每一个交易日,央行都会确定在岸人民币的一个中间价,有时甚至为了确保每日2%的浮动规模上限,不惜消耗真金白银。

总之,北京的政策制定者们并不允许人民币发现自己的清晰价格,并且花费巨资以捍卫其由政治决定的价格范围。他们依旧可以这样做,也许再做上个半年,但并不会更长久,特别是中国所捍卫的汇率实际上,要比市场自身决定的高出不少。

因此,中国必须对外储耗尽有所作为。然而,人民币贬值,无论是快速还是慢速,也不会成为北京的选择,因为这会造成更加严重的资本外流。

对北京技术官僚而言,根本的问题是,对中国的问题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的解决方案。新经济思考学院的罗伯·约翰逊正确地诊断了中国存在的问题。他认为:“稳定汇率的关键在于,制订一种可信的发展政策。惟其如此,在人民币与中国外储上的压力才会消除,这是因为投资者将可以看到明确的前景。”

不过,至于约翰逊真正在谈论的——结构改革问题,在中国现行体制下根本无法解决。

到目前为止,北京采取的手段便是开罪华盛顿。在2月10日的一篇社评中,官方的新华通讯社声称:“发达经济体,例如美国,其政策总是主要着眼于国内,却又总是溢出到国外。”

新华社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加强战略协调并坚持全球经济治理的改革”。北京的实际意思是,在多边机构中加强发展中国家的投票权。让中国在例如IMF等等国际机构中发出更大的声音,这究竟是不是个好主意,上述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并不能解决中国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将遭遇的问题。

中国所需要的,正是G20为人民币背书。这样就可以为北京寻求解决方案并重获市场信心而赢得时间。

不过,中国高级领导人却过于自负与傲慢——或许甚至太过缺乏敏感性——以至于不会在G20上寻求帮助。而G20对中国来说,恰恰是防止其货币、经济和金融体系崩溃的最后机会

章家敦“崩溃说”年谱

2001年8月,章家敦的英文专著《中国即将崩溃》出版。在书中,他公开宣称,中国过去50年在经济、社会及政治方面累积的弊病太多太深,目前的经济繁荣是“虚假的”,在加入世贸组织的强烈冲击下,中国将在短时间内“崩溃”。他甚至断言:“中国现行的政治和经济制度,最多只能维持5年……中国的经济正在衰退,并开始崩溃,时间会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而不是之后!”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章家敦(资料图)

2002年他依然声称“WTO救不了中国”,甚至绘声绘色地开始描绘“中国崩溃,第一幕”。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中国要崩溃啦

2003年,除了借非典渲染危机之外,他还发表“香港抗议——中国的启示录(末日)”唱衰中国。当然,三年之后,《中国即将崩溃》几乎成为笑柄,2003年4月底的一次座谈会上,当章家敦再次重申“中国崩溃论”的观点时,引来了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兼执行总裁史瓦兹、摩根士丹利亚洲荣誉董事长华沃兹、知名投资大师罗杰斯等人的围攻,华沃兹更是毫不客气地说:“你的‘中国崩溃论’,只在你的书中存在,不存在于中国的现实中。”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华沃兹说话真的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2004年,章家敦似乎谨慎了一些,年初发文“或许崩溃?”但是到了年终又开始弹起“即将到来的崩溃”的老调。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被打脸之后要说话小心

2006年,信心满满的章先生评论指“中国处在叛乱中”,“中国已经崩溃到半路啦”。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中国崩溃到半路啦

2007年,大约是章先生实在找不到可以炒作的话题,干脆作了篇大文章“中国系统的缺陷”,“中国和俄罗斯如何威胁世界”。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实在不知道怎么炒作了

2008年,章家敦发表一连串文章:“北京破产”、“奥运疲劳”、“脆弱的中国”,大约是觉得心虚,又以不那么肯定的态度撰文“中国奇迹的终结?”。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之前的预言要到期了,怎么办呢

2009年,章先生循着去年的路继续:“中国奇迹已经开始终结啦”、“中国的统治明天结束”,大概是因为心情不错,章先生也不忘调侃“为啥中国男足踢球那么臭”。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中国的奇迹已经开始终结啦

2010年,章的“中国崩溃论”似乎换了路子,在福布斯发表了“中国会把水用光么?”同年也在雅虎新闻上发表“中国:全球下一个经济大崩溃”。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中国还不崩溃,我都快崩溃了

2011年,“中国即将到来的破产”的老调重弹,而《中国即将崩溃》已经出了2012版,章律师不惧打脸的精神实在可歌可泣。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中国即将崩溃》出到了2012版又怎样

2012年,章先生继续唱衰:“中国经济,严冬将至”、“日薄西山:中国向太阳能产业抛出‘救生圈’”。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唱衰这么久,好像没用

2013年,章先生开始拿雾霾做文章“谁来拯救被雾霾笼罩的中国人”,接着把矛头指向了炒黄金的大妈:“乱世将至?中国人为何疯抢黄金?”。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嗯,雾霾这个点争取一下吧

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崩溃”。“中国经济火了40年,终于要崩溃了”从文章的标题里,似乎感觉章先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是,他哪来的自信呢?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写了文章就没自信了

可以看出,15年来,章先生兢兢业业地寻找中国崩溃的蛛丝马迹,一次次透支自己的声誉进行豪赌,不幸的是,他的预言被现实反复蹂躏。然而他始终坚持唱衰中国,这种坚定的信念简直堪比“宗教末世论”的信徒。而他主观臆测、道听途说、裁剪事实的“研究”方法也使他的成为学者不齿的“预言家”。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十几年来越来越像“预言家”

2015年4月2日,因为提出新版“中国崩溃论”而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美国研究中国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举行演讲会。谈起“中国崩溃论”,自然免不了将他与“前辈” 章家敦进行比较。但沈大伟却急于向众人撇清自己与章家敦的关系。他恳请外界不要将他与章家敦视为一伙,并认为自己说的与章家敦是两码事,且分析要复杂细致得多。

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沈大伟:“我跟章家敦可不是一伙儿的”

在预言中国崩溃的“事业”上,章家敦已经失信了15年,这种不顾信誉、不负责任的任性似乎与其的律师身份并不相称。然而,就算他自认“先知”或者“演员”,也需要把掉了一地的信用,再一点一点充回来。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若要转载,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
日志标题:《章家敦又炮制“中国崩溃论” 攻击人民币》
日志链接:http://www.wodishen.com/qiwen/18271.html
博客名称:我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