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真实的儿童团都怎样抗日?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各村路口都设有岗哨,白天是妇女自卫队和儿童少年先锋队,夜晚是老年自卫队(45岁至55岁的队员)。当时少先队员手持红缨枪盘查过往行人的路条,路条对就放行,如果没有路条或路条字里行间有可疑之处,就把人送到民兵队部进行再审查。少先队还担负着传递信件情报的任务,每天有2人值勤,一般信件一日送一次,鸡毛信和情报,随到随送快速传递。

 

抗战中真实的儿童团都怎样抗日?

抗战中的儿童团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段毅,原题:抗战烽火中的东区儿童团

抗日时期,我先是在娘子关镇吊沟村当儿童团长兼少年先锋队长,1943年2月开始担任小区儿童团长、青年小区委员(半脱产)。我所在的小区位于娘子关北部,是晋察冀边区平定县第二区东半区(简称东区),有10个行政村,60个自然村。1945年7月,不满17岁的我加入中国共产党,调任西家庄村小学教师,1949年3月随军南下到湖南、广西工作。现特撰这篇抗战回忆文章,留给后人,铭记,不忘国耻。

站岗放哨送情报 严防敌特保安全

当时,盘踞在娘子关、沙滩口、羊圈凹据点的日伪军时常“扫荡”根据地,施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制造了多起惨案。我抗日根据地人民针对敌伪据点,昼夜布设3道连环哨,严密监视敌人的行动。并在山头哨所竖起“消息树”(在木杆上绑上草),敌人来犯白天推倒“消息树”,夜晚点燃“消息树”上的草,通知群众转移。民兵武装则挂好地雷引线,埋伏在山头上阻击敌人。

与此同时,各村路口都设有岗哨,白天是妇女自卫队和儿童少年先锋队,夜晚是老年自卫队(45岁至55岁的队员)。当时少先队员手持红缨枪盘查过往行人的路条,路条对就放行,如果没有路条或路条字里行间有可疑之处,就把人送到民兵队部进行再审查。少先队还担负着传递信件情报的任务,每天有2人值勤,一般信件一日送一次,鸡毛信和情报,随到随送快速传递。

采集药材增收入 寻挖野菜度荒年

1941年至1943年,日本侵略军在娘子关北部地区筑碉堡、安据点,修封锁墙,对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进行“蚕食”“扫荡”和经济封锁。那几年又遇上旱、虫、雹、风等自然灾害,群众缺粮少菜,甚至连食盐、灯油、火柴都没有,生活十分艰难。当时有许多人由于吃不饱穿不暖,为躲避日军又住在荒山野洞,不少人生疥疮、患疟疾、染伤寒痢疾以及浮肿症。我5岁的妹妹段润梅、3岁的弟弟段信,就是吃糠咽菜死于饥寒瘟疫的。

在这种恶劣环境下,敌后根据地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全面武装,军民结合,在开展反“封锁”、反“蚕食”、反“扫荡”斗争的同时,开展生产自救抗灾渡荒。我们东区各村的儿童团都组织起来,上山坡采集柴胡、半夏、桔梗、知母、车前草(猪耳朵片)、黄芩、荆芥等中药材出售增加收入。同时还到野外攀上槐树、杏树、桑树摘树叶,在地面捡核桃、柳树栗,挖苣苣菜、刺蓟草、山丹丹蛋,割羊桃叶、盘蒜苗、芹芹菜、莎蓬莱,采集麻奶、计苗、稍稍瓜等能食用充饥的树叶和野菜。吊沟村儿童团在寻找野菜中涌现出爬树能手、挖野菜能手,村民们称赞我们是寻找野菜的主力军,在抗灾渡荒中起着重要作用。

组织变工大生产 支援抗战送公粮

当时,在毛泽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下,晋察冀边区政府制定了“粉碎敌寇,克服灾荒,保证军需,充裕民生,增进农业……”的经济建设方针。人民群众在各级党委和抗日政府的领导下,组织起来发展生产,实现“耕三余一”(耕种三年有一年余粮)。我们东区各村比较大的儿童团员也都组成变工组,精耕细作,开荒种地,增产粮食。如:吊沟村的儿童团就组成男女两个变工组。每组各8人,在白土坡、龙汉洼开荒种地,还身背箩筐捡驴牛粪,割黄蒿、白蒿、荆稍和铲草皮制作肥料,既能肥田,又能改良土壤,增产粮食。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若要转载,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
日志标题:《抗战中真实的儿童团都怎样抗日?》
日志链接:http://www.wodishen.com/qiwen/18195.html
博客名称:我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