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最美军统女特务的传奇经历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旧上海《良友》电影杂志曾刊登胡蝶、徐来、陈燕燕、阮玲玉、王人美、袁美云、黎明晖、叶秋心八明星的合影照片发行全国,从此“八大明星”之称呼不胫而走。其中,凭借《残春》一炮走红的徐来除了是美艳动人的大明星,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军统特务。抗战时期,徐来跟随丈夫在汪伪政府中跳起了刀尖的舞蹈。
揭秘最美军统女特务的传奇经历揭秘最美军统女特务的传奇经历
随夫潜伏进入汪伪政府

徐来,1909年出生于上海,原名小妹,又名洁凤,小时候由于家贫,几无隔夜之粮,13岁就进入闸北一家英商蛋厂打工。后来家境转好,她入学读书。在学校里,徐来的成绩一般,却喜欢上了歌舞,她18岁那年已出落得俏丽动人,考入黎锦晖主办的中华歌舞专校。毕业后加入明月歌舞团,奔走于平津宁汉等大城市,还曾随团到南洋一带演出,虽然她的歌舞表演并不出众,但她的美貌与机灵仍吸引了许多观众。1933年,徐来在明星影业公司主演了影片《残春》,一炮走红获得成功。徐来于抗战前嫁给国民政府军委会中将参议唐生明。1940年,她和女助手张素贞(军统有名女特务)随同被秘密派往南京打入汪伪政权卧底并收集情报的丈夫常住在南京和上海。

1940年春夏之交,相貌堂堂的唐生明携衣着入时、姿色出众的妻子徐来和女助手张素贞(现在有的记述张素贞是戴笠的情妇,其则不然,而是唐生明的妾,也就是小老婆的角色。当年上海小报的低级趣味描述唐公子和妻子徐来和张素贞是经常三人同床而眠的,这倒很符合唐公子一贯的“花花公子”习性的)出现在下关火车站,在出口处,夫妇俩受到汪伪权要叶蓬、高冠吾、苏成德等人的欢迎。日军宪兵司令大冢清居然也出现在欢迎人群中,他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称对唐将军能脱离重庆政府,来南京参与“和平救国”,支持“东亚共荣”之举极表欢迎。这位日军大佐对徐来也恭维了一番,徐来应酬着,内心里则充满厌恶。

唐生明是唐生智将军之弟,湖南东安人,黄埔四期学生,为人精干,早年担任过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的师长,实授少将军衔。1928年经周佛海引荐,唐生明当上蒋介石的侍从室参谋。抗战初,他曾任长沙警备副司令和常德警备司令。他善于交际,通谋略、有胆识、人脉广,在官场很吃得开,和军统局长戴笠也称兄道弟。蒋介石授意戴笠将唐生明秘密召往重庆,面授机宜,令唐生明潜往南京卧底,见机行事,利用汪伪高层的矛盾,做分化工作,并收集情报。唐生明接受了任务,他的一个有利条件便是有个颇有名气的影星老婆可为他提供掩护。

“夫人路线”大获成功

唐生明兄长唐生智的南京百子亭22号公馆早已被一日军少将霸占,于是汪精卫亲自出面协调,将唐生明夫妇安置于城西牯岭路上一所花园洋房内,并任命唐生明为汪伪军委会委员、中将高参,以示恩宠。唐生明讲究享受,出手阔绰,爱好打麻将、跳舞,又有好酒量,是个玩家。他家常高朋满座,而徐来亦爱玩乐,牌技极好,每次打牌她输少赢多,她善于交际,很快与汪精卫老婆陈璧君、陈公博情妇莫国康、周佛海老婆杨淑慧等混熟了。通过牌局、饭局,徐来搞到汪伪核心层不少重要情报,告诉丈夫,令唐生明很兴奋,须知他搞到的情报尚不如他老婆多。

1941年底,上海汪伪76号总部头子李士群精心策划了中华旅馆绑架案。那天晚上,负责领导江苏沦陷区抗日斗争的马元放与嘉定县长张北生及葛裕奇、江秉中等六名干部开会碰头,安排撤退工作。他们边打牌边谈工作,突遭汪伪特工包围,全部被捕,押往梵王渡路76号总部。此案轰动一时。其后涉案被捕人员除马元放和张北生(据称是因拒捕时受伤,保外就医)外,都在汪伪的《中华日报》上登出自首声明。此案影响恶劣,日本主子则夸李士群能干,重创了重庆抗日分子。事情发生后,戴笠电令军统驻沪工作站尽快弄清,但陶一珊等迟迟侦查不出来。倒是徐来在南京慈悲社58号杨淑慧私宅内与女主人及莫国康、陈舜贞等人打麻将时,听杨淑慧透露,卧底人正是张北生。他早在案发前1个月便在广东路一妓院里嫖宿时,被汪伪特工秘密逮捕,熬不住拷打而自首招供,还表示他愿为抓住马元放等人出力,李士群这才一举成功。徐来回家后便将此情报告诉了丈夫。唐生明立即设法转告军统及中统上海站的负责人,切断与张北生的任何联系,并准备伺机干掉这个伪装巧妙的叛徒。后因日伪当局将已暴露了的张北生调往南通任督察专员而作罢。

1942年秋,唐生明在南京汪伪军委会参加一个高层重要会议,汪精卫亲自主持。会上,汪说到驻华日军总司令畑俊六大将已通知他,近日内必须调遣两个师的军队配合日军对苏中抗日军队和新四军进行突击扫荡,届时以驻镇江的月浦混成旅团为主力,还将出动驻南京、上海的海军航空兵60架飞机助战。汪精卫与任援道、叶蓬、孙良诚等将领共商作战方略面授机宜,并告诫大家必须严守机密。唐生明着实吃惊不小,回到住所,心事重重。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一极重要的情报传递出去呢?当时南京的军统、中统抗日情报网迭遭汪伪特工打击破坏,几乎已陷于瘫痪,而与他保持联系的上海区女情报员夏筱梅又已返回上海治病。唐生明考虑再三,商之于妻子,请她冒险回上海一趟。此时,徐来已感到身处险境,危机四伏,压力很大。但她终以抗日事业为重,同意回上海传递情报。在火车软卧车厢内,徐来遇上了汪伪考试院院长江亢虎。他倒是常来往于南京、上海之间,倒腾黄金与珍贵字画文物,车上日军宪兵和密探似乎已与这位高官混熟了,睁一眼闭一眼从不为难他。江亢虎无意中为他仰慕多年的徐来提供了掩护。两人吃茶点、聊天、谈笑风生,此行总算有惊无险。由于情报准确及时,苏中抗日力量减少不少损失。

拒绝出演“帝国之花”

徐来在南京居住时期,常在丈夫陪伴下去中山陵园、莫愁湖、五洲公园(今玄武湖公园)等风景胜地游玩或品尝夫子庙的秦淮风味小吃。日伪严酷统治下的南京,街上常有黑色囚车、警车呼啸而过,日伪军警宪兵处处可见,全城笼罩着沉闷压抑的气氛。其实,南京的汪伪政治警卫总署署长马啸天对唐生明夫妇一直心存怀疑,不时暗中监视并派驻电讯局特务监听唐徐夫妇的电话,但一无所获。1943年初,徐来因探望遇害抗日志士的家属而引起马啸天、苏成德两个特务头子的严重怀疑,差点惹出大祸。

原来,早在1941年,南京发生过黄逸光、邵明贤等抗日志士谋刺汪精卫事件,接着又发生了军统行动队杀手强一虎暗杀日伪官员的事件。马啸天将两案侦破,涉案人员被捕后大都被先后处决。黄逸光遗孀王者香被关监约三个月后才获释放,因患病在身,不能工作,断了生计,境况凄惨,亲友熟人都担心惹祸上身,不敢伸出援手。徐来闻知此事,心情沉重,几经考虑,她决心去看望王者香并予以资助。一天下午,徐来亲自开车,赶到了王者香住所。在这儿,她还意外地见到已遇害的抗日志士尚振声的年轻遗孀杨静涵。听说她丈夫遇害时,她正怀孕待产,也坐过牢,后交保被释放。如今,她的孩子已快两岁了,由于营养不良,小家伙很瘦小,病恹恹的。徐来好生不忍,忙抱过来,亲了又亲,眼睛里已盈满泪水。她安慰王、杨两人节哀保重,送上奶粉、香肠、饼干等食物。一直在附近暗中监视的汪伪特工已认出这位雍容华贵的丽人便是徐来,又知道她丈夫便是新任清乡委员会委员、军委参谋团中将团长唐生明,不敢贸然扣留下盘查,当天即向上司汇报。三天后,马啸天在夫子庙国际饭店设宴款待刚从苏州回来的唐生明和徐来。酒过三巡,马啸天委婉地提出,请唐太太以后不可与上了政警总署内控名单上的一些人接触,以免让他马某人为难。唐生明听出话外有音,当即表示感谢,夸马够朋友,并责备了徐来几句。事后,唐生明再三告诫徐来,一定要小心谨慎。

1943年4月,日本兴亚院出于宣传需要,授意大汉奸苏成德、马啸天操控的东亚同盟中国总会(前身为大民会),在上海、南京物色一些中国知名演员拍摄颂扬“帝国之花”、海军中佐南造云子(已于一年前被我抗日志士刺杀)谍报生涯的影片。物色女主角是重中之重,胡兰成和张善琨出面筹组摄制组。怎奈上海的很多进步演员明星如赵丹、金山等早去了大后方或南洋,投入抗战洪流中,留在上海的周璇等影星演员又不愿且不适合演日军女间谍。胡兰成想到徐来,便自告奋勇,去与他住所相邻的唐生明家,做两口子工作。徐来一口拒绝,表示她已息影近七年,身体又欠佳,不能从命。胡兰成不死心,苦苦纠缠,令唐生明夫妇不胜其烦。唐生明请了半个月假,护送妻子去上海,住一位好友家,隐居不出,以避开纠缠。胡兰成恨得直咬牙却又无可奈何。由于物色不到适合饰演美女间谍南造云子的人,拍片计划不了了之。事件平息后,徐来避居上海,深居简出,以保人身安全,从交际场合消失。唐生明则留在南京,继续卧底,搞情报和策反工作。不久,他又被任命为伪江苏省保安司令,常住苏州,来往于苏、宁、沪三地之间,与妻子聚少离多。

徐来最感欣慰的是上世纪30年代初她主演过宣传抗战的《到西北去》等影片,她也为自己在沦陷的南京协助丈夫搞抗日工作而自豪。抗战胜利后,唐生明任中将设计员。1949年,徐来全家迁居香港。1950年秋,唐生明出任解放军第21兵团副司令员,参与指挥南下解放两广之战役。1956年,唐生明去北京任国务院参事,徐来也返回北京定居,她于1973年辞世,享年64岁,唐生明于1987年走完了他的人生之旅,与一生至爱永久相伴于九泉之下!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若要转载,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
日志标题:《揭秘最美军统女特务的传奇经历》
日志链接:http://www.wodishen.com/qiwen/18193.html
博客名称:我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