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家庭离婚豫西山村被非法集资“洗劫”返贫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2015年年末,中央三天内两次提及打击非法集资。各地频发的非法集资问题已经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正着力打击遏制。

2

2015年年末,中央三天内两次提及打击非法集资。各地频发的非法集资问题已经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正着力打击遏制。

记者近日在豫西伏牛山区采访时,在偏远的山区和农村地区,非法集资活动十分猖獗,而且呈现出了与城市非法集资活动完全不同的特征。这些深入贫困农村的非法集资活动,让部分农村被“洗劫一空”,甚至整村“一夜返贫”,受害困难群众处境艰难:吃饭、看病、养老、上学等基本民生问题都出现了严重困难……

为何不法分子连乡里乡亲都不放过?为何农民“一骗就上当”?非法集资应该怎么防范遏制?请看本报记者在冬日里的踏访调查。

“一夜之间,穷日子又回来了”

崔书芳搬了个小板凳,坐在自家超市门口无聊地晒着太阳。她开的超市,就在河南洛阳嵩县河村乡桥头村村委会旁边,属于村里的“黄金地段”。但整整一上午也没几个人来超市买东西。

“原来一天能卖七八百块钱的东西,现在一天能卖三百块就不错了。”因为生意太差,从前三两天就要进一次货的崔书芳,现在个把月也进不了一次货。摆在超市一进门显眼位置的方便面纸箱,已经落了一层灰,“这是上一次进的,一直没人买。”

从前生意红火的超市,现在为何如此惨淡?“大家手里都没钱了啊。”桥头村主任张红伟叹了口气。两个月前,这个村子的700多户人家里,有300多户人家卷入了非法集资骗局,全村总计被骗走800多万元。

“全村有将近800人这一年白打工了”

桥头村并不是唯一的受害村。“整个嵩县,16个乡,有14个乡都受害了。”这是今年1月初,张红伟从嵩县公安局得到的最新统计数据。

实际上,近两年来,嵩县已发现8起非法集资案,最大的一起涉及3000多户群众,涉案金额近亿元;与嵩县同在伏牛山区的洛宁县,也在2015年查出4起非法集资案件,光是“惠丰投资担保公司”案,涉案金额就高达2.3亿。而在嵩县、洛宁县之外,又有多少农村也在遭受非法集资的“洗劫”?有多少农民积攒的血汗钱打了水漂?我们还无法确知……

过了猴年春节,张红伟就将由桥头村村主任转任村支书。但现在的他,完全没心情去想这些事情。他要面对的,是村里300多户被非法集资掏空了家底后,出现的各种问题。

  “别的不说,现在连医保的钱都收不齐了。”

嵩县属于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下辖的乡村多数属于贫困村,桥头村也不例外。但这几年来,桥头村其实一直朝着脱贫的方向努力。从2011年起,桥头村还获得了世界银行连续5年总计60多万元的扶贫贷款,用于解决修路、吃水等基础设施建设。“桥头村一直是贫困村,但是这几年的发展,包括有世行贷款的帮忙,在这些贫困村里我们绝对是中上等水平。”

然而,在这次几乎波及了整个嵩县的“宋基诚信保险公司非法集资案”中,被骗800多万元的桥头村,是嵩县损失最为惨重的村子之一。张红伟计算过,如今村里人增加收入,主要靠打工赚钱,平均每人每年打工能赚个万把块钱回来。这样一算,2015年,桥头村相当于将近800人这一年都白打工了。

“现在我们村子这情况,一下子又掉下来,成了最底下的村了。”张红伟的声调也不由得跟着掉了下来,“一夜之间,穷日子又回来了。”

300多户人家的积蓄被掏空,让很多家庭的基本生活都出现了问题。从出事以来,张红伟几乎每天都要想办法帮一些困难到极点的家庭协调一些钱物来渡过难关。即便如此,他的协调工作也要经常被打断——由于不少村民因为非法集资的事情要到县里上访,张红伟也隔三岔五就收到县里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过来把人领走”。

世界银行提供给桥头村的贷款,2015年就全部发放完了。今后的桥头村该怎么发展?“我不知道。”张红伟摇了摇头。

“因为被骗钱这件事,好多家里离婚的都有”

一个贫苦的家庭,如果在积蓄被骗的同时,再赶上生病等变故,无疑是雪上加霜。

桥头村的低保户郭双学家就赶上了这样的情况:他家里只有三间漏雨瓦房、两间土坯房,灶房窗户没玻璃,家徒四壁。郭双学多年卖豆腐积攒的4万元被非法集资骗走后,全家人“一个冬天都没有吃过油”。为了勉强过日子,郭双学借了5块钱买了盐,又在小卖部赊了一小袋米,亲戚送来一桶油,才勉强维持生活。然而,12月初,郭双学又突发脑梗、偏瘫,女儿也突然患上视网膜脱落,至今没钱手术……

相比于身体受到的折磨,因为积蓄被骗而导致的精神上的打击,往往伤害更深更久。

洛宁县上戈镇杜河村村民杨麦青,是家里的大姐。父母攒了一辈子用来养老的6万余元,一直由她来保管。因为轻信了惠丰公司的保证和高额利率的吸引,她把父母的养老钱和自己辛苦种苹果挣的钱都陆续存在了惠丰公司。

2014年,杨麦青听到一些关于在惠丰公司取不出钱的传言,自己却并未在意。但随着父亲突发心肌梗塞,急着用钱为父亲动手术的杨麦青,在惠丰公司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之前听到的传言:“我跟他们说我爸都住院了,急着用钱,你们多少先给我一点儿!他们却说:‘你着急用钱你赶紧去借啊,我们这儿现在没钱,过几个月再给你。心脏手术也花不了多少钱,赶紧去借吧。’直到我爸去世,我从惠丰公司那儿一分钱都没取出来……”讲到这儿,杨麦青已泣不成声。

父亲的去世本来就让杨麦青自责不已,而丈夫的态度则更让她难过:“出了这事儿以后,我家掌柜的(丈夫)也不愿意,说不想过日子了,出去打工了一直没回来。”杨麦青的弟弟妹妹们,也纷纷指责姐姐“把爸爸给坑了”……

“这都不算什么,因为被骗钱这件事,好多家里离婚的都有。”一位受害者介绍说。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若要转载,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
日志标题:《许多家庭离婚豫西山村被非法集资“洗劫”返贫 》
日志链接:http://www.wodishen.com/qiwen/18095.html
博客名称:我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