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元专家号 号贩子要价6000元

作者: | 分类:奇闻趣事 | 评论:0 
字号:T|T
视频中,女孩在挂号窗口前怒斥号贩子
在事发地点,记者未发现号贩子 摄影/实习记者 王天琪
在医院放号前有人用板凳占地排队 摄影/本报记者 张雅

近日,一段“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女孩指责医院号贩子“猖獗”,300元的专家号到号贩子手里就卖到了4500元,并质疑医院保安对号贩子不管不顾,导致自己和其他普通病人排不上号。视频中,女孩指责“号贩子”、“保安不作为”的问题随即引发网友的热议和关注。26日早上,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事发地广安门中医院进行调查,保安解释,当天女孩因为没挂上专家号所以才会“情绪激动”。而此前一天,女孩与号贩子曾有过争执,并表示自己被号贩子威胁,让她“挂不上号”。

26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视频中的女孩,她表示自己现在也有“难言之隐”,怕妈妈再也不能在北京看上病,所以对此事不愿再多说。

  事件

  网上热传“女孩怒斥号贩子”视频

近日,一段标题为“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300元号炒到4500元”的时长2分55秒的视频在网上热传,随后引发社会关注。

视频中,身穿白色羽绒服女孩大声指责医院保安“不作为”,不管号贩子的猖獗,而自己“排那么长时间的队却挂不到号”。“一个300块钱的号他们朝我要4500(元),老百姓看个病挂个号这么费劲呢,医院挂号的人、票贩子里应外合。”视频中,女孩带着哭声说道。

“我们凭本事大早上在那等一天,挂不上号。你票贩子,哪怕说你站在这挣本事钱,站着受冷也行。你们票贩子占个东西,最后快要到了来了10多个人往这一站,你们是啥呀?你们咋这么猖獗呢?就搁个小板凳,连动都不带动的。”

视频中,女孩对着挂号窗口位置大声说着,并不断质疑称“保安不安排排队,票贩子把自己人都安排在前面,后面的老百姓不敢吱声。”

与此同时,女孩身边围了很多群众,视频最后还有人给女孩递水,并提醒女孩“看看警察来了没”。但在这段视频中,并未发现有人与女孩争执,也没有人回应女孩的质疑。

25日,这段视频在网上热传后,女孩的遭遇随即引发大家的共鸣和关注。

25日晚,北青报记者检索发现,与这段视频相关的信息最早由一位微博网友发布于1月19日下午,并提到了事发地点位于西城区的广安门中医院。

  调查

  医院监控显示女孩前面仅有两人排队

1月26日早上,北青报记者来到位于西城区的广安门中医院。按照规定,医院的放号时间是早上7点左右,而北青报记者早上6点到达后看到,挂号大厅已经排了四队人,队尾已长至旁边大厅,队伍中间有不少人带着小板凳,在队伍不远处,站着几名保安。

北青报记者询问现场是否有人看到过19日早上身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与号贩子或其他人争吵的现场,两名身着志愿者服装的引导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她们看到了此事,“发生在19日早上7点左右”,并表示医院保卫科人员清楚此事。

在医院保卫科室,几名保安人员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当天的事发经过。一名保安介绍,19日当天他在挂号大厅执勤,“那天医院挂的周医生的号,周医生是肠胃方面的专家,一天看10个病人。”保安介绍,挂号大厅有4个窗口,都可以排专家号。

北青报记者从医院当天的监控视频中看到,女孩当时排在靠近过道的第四支队伍里的第三个位置,在她前面是一名中年男性和另一名年轻女性。保安介绍,放号当时,四支队伍同时挂号,但轮到女孩的时候,周医生的号没有了。保安解释说,“挂号的医生有手快的,也有手慢的,四队人里总有排在第三个的挂不上周医生的号。”

据保安描述,随后,女孩情绪有点激动。“她伸手要去拽挂号科室的门,还朝着里面负责挂号的医生问为什么她没排到号,我担心有意外,就过去拦住了她。”被保安阻拦之后,女孩退回到大厅位置,“开始指着挂号窗口位置说起来”。

保安回忆称,当时听到女孩提到“号贩子”、“保安”,可是不知道女孩具体指谁,他们中途想劝说女孩跟他们去保卫科室或者门诊办公室协商问题,但是被周围围观的人群拦住了。女孩随后报了警,十分钟左右,警察到达现场,带着女孩和几名围观的人来到了保卫科室。

另一名保卫科室的保安回忆,女孩来到办公室之后还在哭。“她跟我们说是为母亲来排号的。”女孩说自己18日已经来过一次,“没排上号”,但当天号贩子跟她接触过,说有该专家的号可以卖给她,但被她拒绝了。“她说号贩子威胁她,跟她说‘你就算是排第一个,我也能让你挂不上号’。”

  披露

  涉事女孩怕妈妈再难来京看病

26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辗转联系到视频中这个女孩,通话过程中,女孩表示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当时来广安门中医院给妈妈看病,现在已经回老家了。“我妈妈还生病瘫痪在床上,我要照顾她,只想带她好好看病,不想受到这么多关注。”

女孩在给北青报记者的短信里称:“我只是单纯只身一人给妈妈看病。当天没挂上号之后自己又随便挂了一个号开药就赶快回来了,至于其他之后的我并不知道了,我只一直忙着照顾瘫痪的妈妈。我一个单薄单纯的女孩子就单纯地想给妈妈看病,好好赚钱念书。”

而当事女孩的一个朋友告诉北青报记者,19日当天,女孩是给母亲挂专家号看病的。发生争吵之后,女孩最终给母亲挂了一个普通号,看完病之后带着母亲回了老家。

来北京看病时,母女俩就住在医院旁边一个地下室里,租金130元一天,去医院时她都是背着妈妈看病。“本来听她说是攒好了钱,希望能来北京的大医院给母亲好好看病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现在女孩在老家也是担惊受怕的,怕事情闹大了“妈妈再也没法来北京看病”。

此外,女孩的朋友透露,女孩回到老家后,还接到了一些陌生电话和短信的威胁,“她说是号贩子打给她的,但她自己也不知道号码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她连着好几天被这些威胁电话骚扰,担惊受怕的。北京这家医院治疗她母亲的病挺有效果的,可她怕再带母亲来复查时会遇到危险。”女孩的朋友告诉记者。

而对于回家后遭遇“号贩子”威胁一事,视频中的女孩回应北青报记者,“我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对于这个不想说太多。”

  暗访

  500元专家号 号贩子要价2000元

26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在广安门中医院挂号大厅看到,挂号窗口周边和大厅各处分布着保安,而北青报记者在大厅中走了几趟,未有人搭讪卖专家号。但就在26日早上7点30分许,北青报记者还在挂号大厅现场,看到了保安人员查到了几名疑似号贩子的人,而周围也有几位市民向这些人询问专家号的情况。

当天下午,北青报记者以患者身份,电话联系了几名号贩子。在得知记者想要挂广安门中医院某知名医生的号后,两名号贩子分别向记者报价1500元和6000元,后者报价最终降至2000元,而该专家的号原本挂号费用是500元。

号贩子解释,加的钱一般与这个专家的“热度”有关,“热度越高的专家,我们收取的费用也就越高”。

此外,北青报记者发现,部分号贩子会要求提前收取一至两百元不等的“预约定金”,剩余的钱挂上号看完病再补交给号贩子。与此同时,号贩子称如果需要帮忙挂号还需要北青报记者提供“病人的名字和身份证号”。“不用来排队等着,到点了直接来看病就行。”号贩子告诉记者。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部分号贩子会雇用一些无业人员在医院起早排队,佣金大约在100元左右,排上号后转手卖给病人。“因为这些被雇用的人名字和病人名字对不上,没办法报销医保,号贩子就给病人支招,让他们再去挂一个普通号,普通号可以找医生抄药方,抄过了再买药,也能正常报销了。”

此外,号贩子相互之间也有联系。一位曾经进入号贩子聊天群的知情人士称,在群里,号贩子找到买家,会提出需要哪个专家的号,其他号贩子如果有这个号就会回应他,“然后他们说约在‘1号地点’或者‘2号地点’见面,但这些地点都用的代号,没办法知道具体位置。”

另一名广安门中医院的保安回忆称,仅在2015年,他们“抓到现行”的号贩子交易就有200次左右。保安补充说,即使抓到号贩子和需要专家号的人进行交易的现场,这些号贩子可能最多只是会被拘留5-7天,“哪怕集中整治之后,他们隔段时间又会卷土重来。”

本版文/本报记者 张雅 实习记者 王天琪

(除署名外)

  回应

  广安门中医院:无保安参与倒号行为

对于女孩在视频中提到的“号贩子用一个板凳占位子”的问题,保安说,他们在现场也看到很多人带着板凳排队的,“时间长,很多人难免需要去趟洗手间或者离开一会儿,没办法说带着板凳就是号贩子。”

而北青报记者26日在现场看到,6点左右,挂号大厅前面确实有十多个空凳子,等到6点40分左右,保安告知大厅人员“快要放号了”,从周边围上来十多个人,分别站在板凳周围或者坐在板凳上,但分辨不出这些人是否是“号贩子”。

而对于女孩质疑保安人员“不作为”、“不管医院的号贩子”,保安人员解释,他们实行登记就是为了最大程度地控制这种行为。“号贩子都是雇用了一些人来排队。登记排队人员的姓名和身份证,如果排号的和看病的对不上,可以判断出有一些人是号贩子雇来排队的。”保安人员表示,除非抓到号贩子雇来的人和患者进行交易的现场,否则没办法处理。

而对视频中提到的“300元的号炒到4500元”,医院工作人员称,当时女孩排的专家号是200元的。而一位曾向号贩子买过专家号的市民称,200元专家号可能会被炒到400元或者500元,“最多的时候被炒到过800元。当然,知名专家有可能被炒到4500元”。

26日下午14时许,广安门中医院发布关于“女孩痛斥号贩子视频”的情况说明。声明中称,“1月19日,视频中的女患者未挂上脾胃病科专家号,提出异议,并拨打110报警,为不影响正常医疗秩序和其他患者就诊,我院工作人员即为其安排其他专家处就医,该患者就诊后自行离开。”

声明中表示,经医院初步调查,此次事件无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此外,声明中补充说,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最终结论以警方调查核实为准。

  市卫计委:对号贩子“零容忍”

本报讯(记者 刘洋)记者26日从市卫计委获悉,关于近日网上流传的“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经核实,视频发生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市卫计委表示,依法打击“号贩子”的态度是明确的,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今后,也将继续配合公安机关做好相关工作。下一步,市卫计委将继续加强医疗机构内部管理,做好预约挂号平台建设,为患者提供正常的就诊秩序。同时,市卫计委提示市民朋友和广大患者,如果发现有医疗机构的不法分子内外勾结、扰乱医疗秩序的,可随时向公安机关或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提供线索证据。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文章皆为原创,若要转载,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
日志标题:《500元专家号 号贩子要价6000元》
日志链接:http://www.wodishen.com/qiwen/18020.html
博客名称:我滴神